《徽郡风化将颓宜禁说》所见徽班资料

澳门葡京网站:2017-06-21 16:04来源:【字体: 打印

嘉庆年间欺县潜 口人汪必昌的《徽郡风化将颓宜禁说》是研究徽班和 “ 花 、 雅之争” 的重要资料 。 该文为嘉庆年间抄本 , 藏安徽省博物馆 , 最近 , 承该馆汪庆源先生的帮助 , 得以阅读抄录 , 为助戏曲史研究者使用 , 全文逻录如下 :

徽那风化将硕宜禁说

乾隆 甲戍 , 予生也 。 幸周突 , 风箱饱历 , 南北往来 , 世 之苦言乐也 , 甘言疾也 , 劳者寿也 , 逸者夭也 。 平时娱 目爽心 , 日久方知受害。 予司太医之职 , 常存割股之 心 , 毫无 补于 我乡 , 阁生有我!寻思 医者意也 , 必揣其致病之 因而 后治 , 不 然如 愚迷 径 , 无 处问津。 考验风 俗 , 吾徽赖 守文公 《家礼》 , 世 称 淳朴 , 毋逾徽 州 ; 孝弟忠信 , 毋遗徽州 ; 聚族而居 , 首重礼乐 , 毋逾徽州 ; 男子为客 , 女流治家 , 人 伦不紊 , 毋遗徽州 ; 千百年鼻祖坟墓 , 祭祀 不 殆 , 毋 逾徽州 ; 无 祀孤家 , 人 不侵害 , 毋遗徽州 ; 赋性纯厚 , 畏跪公 堂 , 逢争必让 , 恐失为终身之站 , 顾名思义 , 毋遗徽州 ; 或有不 正 女人 , 数十年仍挂诸齿 , 女伴中愧无 偕行 , 廉耻之 重 , 莫遗徽州。 设 有背礼者 , 家法惩治 , 重者逐出宗祠 , 祖 宗榜样 , 莫途徽 州。 更 有孤里无依之儿 , 宁苦不使下役 , 一得 生机 习学 , 即便成 立 , 门间复大炎 ! 昔者侧闻古之 遗风 , 殷实之家 , 尽 皆布素 , 不 轻绸缎 ; 士农工商, 各守本业 , 耳无管苦之声 , 目无靡更之色。 大家小户 , 无不 崇礼让之风 。 只缘僻处山居 , 世受国恩深重 , 无兵革之患 ; 地窄人稠 , 生男志皆四方。 礼乐规矩 , 父教者鲜 , 母训者多 , 毫无 薄珍之习 , 各村气象 , 蒸蒸可爱。 今忽失古 , 变为贫病交加之甚也 , 何故? 盖染时气使然。 夫时气者 , 高粱之化也。 富能生病 , 病即生贫 , 贫则各不相顾 。 忆昔四 乡八 镇 , 读圣训 , 讲乡约 , 畏民嫩惰 ,恐忘忠信孝弟之风 , 迩不奉行 , 辄爱烧香游玩 。 世 间人情本好安乐 , 劝勒劳之不 暇 , 而反诱以风流戏 , 虽上知亦不驱 而 自赴 , 况 瘩土之愚 , 安能不 淫佚而徽情耶 ! 古者生意兢兢 , 元气保固 , 今如敞履 , 四乡贫病也宜哉 ! 然则此风起于何时? 予记垂省 , 乃乾隆廿六七年 , 安庆班之 入徽也 , 各村拥挤 , 时先君子闭户养亲 , 兼课孙子 , 闻之嘴然叹日 : 从今乱吾郡之真者 , 鼠辈也 。 自兹厥后 , 人思华丽 , 非病根乎! 或笑日 : 予徽风化 , 不 言天 气 , 不归地运 , 而责安庆班 , 莫不昔年弗演戏乎? : 演。 谁不识 徽处万 山 , 无 田可耕 , 无 绵可织 , 河乃 山砚 , 岸即山脊 , 女子居家 , 仗勤苦以抚宗 , 男儿客外 , 恃辛资以供家室。 粮食仰望 乎江 西 , 货物希图于闽浙 , 家家商贾奔四方 , 人人银鬓思还 乡。 徽 民土著 , 离乡背井 ,未有不 劳力劳心 者也 , 聚族 一 村 , 莫不 尚义 , 每岁乡人 摊所 串土高腔 , 所演忠孝节义 , 后之作俑石 牌班 , 坏风 化之 渠魁 , 名 日乱谈 , 无 曲文 , 喊街调 , 淫声淫 式 , 无所不 为 , 当场教 演 , 人爱看 , 众乐观 , 伤天地之和而不 知 , 礼乐倾 堕全不 省。 贤者观之 , 则损其德 ; 愚人观之 , 家资如土 ; 妇人观之 , 廉耻渐失; 女儿观之 , 引动春思 。 似此善行之 剧 , 败坏人 伦 , 竟无 贤明起而 禁之 ! 非无 贤明 ,明知故昧 , 不亦哀痛夫 ! 予在京甫遗廿载 , 兹回南葬亲 , 老成凋谢 ,四 乡十室九贫 , 米珠薪桂 , 纲 常不 整 , 礼乐倾颓 。 呜呼! 今 时各村 , 不 必问其殷实 , 但看衣食 , 几 户无 愁? 有工佣者呼为上等 , 其余不揣时流 , 索居闲处 , 并不 侵人 , 惟 自残踏 , 先找坟 山荫木 , 继毁祖 旧田庐 , 兄弟叔侄抚膺 。其末如何 ? 周恤而 闲居跻跻 , 安之而基业 容容 。 昔年亲友客 四 方 , 投奔有靠 ; 今也六 亲一 脉 , 彼此无 门 , 譬如大厦 已倾 , 虽英雄而 无庇 。 巨树 已折 , 即凤凰 亦无栖 。总之 , 一家富 , 不如一 村有生路 。 今大众无依 , 各不相顾 , 虽 日地运 , 实由禽戏所伤 。 若遵古训兢兢 , 何 至 闲处! 更有游人 之徒 ,不以乡党之 穷, 仍演名班为炫彩 , 岂知虚症 已底 , 朝不保暮 , 夜答奢木 , 补救不逸 , 何得常饵 巴黄 , 是速死 而速朽矣! 时下贤哲可曾觑破此机 , 以为然乎否 乎? 若以为然 , 关乎一 郡风化 , 虚 弱 已极 , 治之不易 , 予诊营血虽衰 , 骨气未改 , 治 当清源 , 庶乎可 转 , 其挽回天道 , 垂救群黎之处 , 惟厚望于吾 乡郡 邑贤侯 , 及各村明哲 ,俯念地方屋毁七八 , 民不堪命 , 皆由石牌班坏礼乐 、 堕人伦 、 抽人脑之所致 , 知者惑之 , 愚者迷之 , 而今而 后 , 凡遇神剧 , 尽可不演 ;纵演 , 不用乱谈腔 以伤风化 。 一 乡能禁 , 则各处皆然 ; 各处 皆然 ,则阂郡 皆然 。 殷实仕宦之家 , 尤宜倍加 惜福。 如是 , 一 二年 间 ,则乱谈无处谈 , 无处谈 即无 引诱 , 无 引诱则古风可复 , 古风复则后起者守分 , 能守分则衣食 自全 , 衣食全则向礼义 , 向礼义则廉耻顾 , 廉耻顾则仁心 、 恻隐心 、 羞恶心 皆萌 , 而 村村族族 , 元 气 自复失! 一 家仁 , 一 国兴仁之 谓也 。 若 以 予言 为否 , 任其 自鸣 自 , 惟睹昔年 山清水秀 、 人物精神 , 莫遗吾郡 , 今 时虽馁之 形 , 亦莫遗吾郡 。 现在大势 , 知者逃 , 仁者奔 , 愚者 死 绝 , 苦于人 莫知觉 。 嗯! 予愧一 生不偶 , 今迈 炙! 无 能为也 已 , 何必作祀人忧 ,谆谆苦 口 ! 第怜 山野 乡隅 , 民无 生计 , 向以 山樵度命 , 国恩设 有职 守 , 以杜奸藏 。 近 四 十年来 , 守黄山者 , 私离衍署 , 致奸究私种包芦 , 大受包芦蓬之 害 , 山树毁尽 , 山土挖松 , 河道淤塞 , 山穷水尽之 际 , 龟玉毁犊 , 竟忘专责 , 未见严禁 , 反成例规 , 再不誉省 , 人尽沟壑 , 岂不哀哉! 天和好生之德 , 使予效时蛊 以陈明 , 抑或吾乡鉴予唾予 , 予何敢辞! 予在内廷宫值 , 窃窥南府 、 景 山两处 , 教习高 、 昆二 腔 , 讲曲文 , 究音调 , 辨字眼 , 言关 目 , 忠孝节义 之 剧 ,尽 善尽美 , 未闻乱谈 。 谁识 徽处 山僻 , 放浪形骸 , 竟容乱谈以伤风化 ! 尤可 恶者 , 昔年逐 出徽境之 班 , 到处不称安庆 、 石牌 , 而 日徽班 , 岂我徽郡礼义之 邦 , 而 出此禽兽演串不 肖之 剧哉! 真可 恫也已!

岁在嘉庆壬 申中伏 日欲西潜 燕亭氏汪 必昌因入 都顺长江感慨故里谨述于扁舟之中

这篇《宜禁说》痛心疾首地将徽州 民风的浇漓、 生活的贫困都归之于戏曲的流行 , 在这同时 , 它也透露了大量戏曲史的讯息 :

首先 , “ 安 庆班 ” 也 叫 “ 石牌班 ” , 它 们所唱 的腔 调 是 “ 乱谈( ) ” 。 文中说道 , 徽州本来 “ 每岁乡人摊所 串土高腔 , 所演忠孝节义 ” , “ 后之作俑石牌班 , 坏 风化之渠魁 , 名 日 乱谈 , 无曲文 , 喊街调 ,淫声淫式 , 无所不为 , 当场教演 , 人爱看 , 众乐观 , 伤天地之和而不知 ,礼乐倾堕全不省 ” 。 这就印证了李斗所记载的“ 花部” 地方戏汇集扬州 , 而这些地方戏又 “ 统谓之乱弹” 的历史事实。 李斗说 , “ 安庆有以二簧调来者” , 人徽的“ 安庆班 ” 所唱当也是 “ 二簧调 ” , 即后来所称的“ 徽调 ” 。 汪必昌说它 “ 无 曲文 , 喊街调 , 淫声淫式 , 无所不为 ” , 和他看到过的高 、 昆二腔 “ 讲曲文 , 究音调 , 辨字眼 , 言关 目 , 忠孝节义之剧 , 尽善尽美 ” 显然大相径庭 。

其次 , 汪必 昌说 , “ 尤可恶 者 , 昔年逐 出徽 境之班 , 到处不称安庆 、 石牌 , 而曰 徽班 ” 。 有关 “ 徽班 ” 名称何时出现的问题 , 于 质彬先生在《南北皮黄戏史述》一 书中曾经对有关史料加 以梳理 , 认为是初刻于道光八年 ( 1 8 2 8 ) 的张际亮 的( 金台残泪记》最早提议 “ 四大徽班 ” 名称的 , 但是 , 何时有 “ 徽班 ” 之称则不 明确 。 “ 四 大徽班 ” 中的“三庆班 ” 是乾隆五 十五年 ( 1 7 9 0 )进京的 , 到张际亮撰《金台残泪记》的时候 , 则有 了 “ 四 大徽班 ” 之说 。 而从 汪必 昌的记载里则 可 以 知 , 在嘉庆年间 , 安庆 、 石牌 艺人 已经广泛地将 自己 的班社叫做 “ 徽班 ” 了 。 值得注意的是 , 他说 “ 昔年逐出徽境之班 ” 称 自己为“ 徽班 ” ,则说明在他写这篇《宜禁说》之前 , 也就是嘉庆十七年 ( 壬 申 , 18 12 )之前 , 就有 “ 徽班 ” 的名称流传了。 由此 , “ 徽班 ” 的历史应该 可 以上溯不少澳门葡京网站 , 而且除了后来见于记载的 “ 四大徽 班 ” 外 , 流传各地的“ 徽班 ” 或许也不少 , 很值得戏曲史研究者加以 留意。

再次 , 从文后的题署可知道 , 汪必 昌于嘉庆壬 申年撰写的这篇《宜禁说》。 但是 , 文中他回忆到乾隆二十六七年 , 就有 “ 安庆班之人徽 ” , 并且在徽州受到 “ 各村拥挤 ” 的欢迎 。 大家知道 , “ 安庆班 ” 之到扬州唱响 , 按照李斗在《扬州画舫录》里的记载推测 , 当在乾隆三 十至四十年前后 , 而在此之前或同时 , “ 安庆班 ” 已然 “ 人徽 ” , 这说明安庆艺人前来徽州献艺的澳门葡京网站 比前往扬州还要早 , 至迟是澳门葡京网站相近 。

最后 , 汪必 昌之文 还透露 出了徽州人 喜爱 “ 安庆班 ” 和 “ 乱谈( ) ” 的讯息。 无论如何痛心疾首 , 唱 “ 乱谈 ” 的 “ 安庆班 ” 或 “ 石牌班 ” 不仅很早就进人 了徽州 , 而且在徽州受到了广泛的欢迎 , “ 各村拥挤 ” , “ 人爱看 , 众乐观 ” , “ 更有游人之徒 , 不以乡党之穷 , 仍演名班为炫彩 ” 。 尽管他痛惜徽州人观看 “ 安庆班 ” 的演出后 “ 伤天地之 和而不知 , 礼乐倾堕全不省 ” , 甚至将徽州 的礼崩乐坏 、 村落凋敝都归咎于 “ 安庆班 ” , 还写了这么一篇《宜禁说》 以图 “ 诊治” , 但 “ 安庆班 ”带到徽州的徽调却永远地驻 留于徽州 , 并成为徽州学问的组成局部 。这从另一个角度提示戏曲史研究者 , “ 花 、 雅之争” 恐怕不仅仅在城市的舞台展开 , 在乡村舞台上 , “ 花部 ” 对 于观众有着更大的吸引力 。这也是 “ 花部 ” 终究战胜“ 雅部 ” 的重要的内在原因之一吧 !

朱万曙 : 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 教 授

(编辑:朱万曙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